美女約會聊天 - 聊色網站 - 美女視頻交友網上美女裸聊 - 陪聊視頻網 - 免費看視訊美女免費色聊 - 視訊美女主播 - 免費看辣妹視訊

「飯替」「挨耳光替」!替身的心酸你知道嗎

近日,楊洋拍攝新戲《武動乾坤》時,被曝連用三天替身,引來網友吐槽‌‌‌‌「小鮮肉‌‌‌‌」拍戲不認真。《武動乾坤》劇組發表聲明力證此消息是謠言:目前楊洋的所有戲份都是其親自上場。隨後,有微博爆料有‌‌‌‌「小鮮肉‌‌‌‌」不敬業,給劇組的時間緊,劇組只能用真人倒模,訂做了兩張人皮面具,當替身拍攝。再次引爆輿論。事情真假尚待時日,但之所以引出這麼大反響,倒不如說是各位吃瓜群眾對‌‌‌‌「小鮮肉‌‌‌‌」敬業精神的不信服,和對影視界濫用替身不滿所致。

替身,這個只能隱藏於主角光環背後的行當,究竟是怎樣的生存狀態?目前的影視界究竟有沒有濫用替身?新京報記者獨家採訪到超15位專業替身,及多位編劇、製片人、演員導演、武術指導,從替身演員的數量規模、薪酬現狀、及行業問題等多方面深入揭秘替身行業現狀。

現在比較常見的替身大概分為‌‌‌‌「武替‌‌‌‌」、‌‌‌‌「文替‌‌‌‌」、‌‌‌‌「光替‌‌‌‌」、‌‌‌‌「裸替‌‌‌‌」,甚至還有演員為保持身材不願大量進食而選擇的‌‌‌‌「飯替‌‌‌‌」;有專門為主演挨耳光的‌‌‌‌「抽替‌‌‌‌」;身體某個部位比較出彩的‌‌‌‌「手替‌‌‌‌」‌‌‌‌「背替‌‌‌‌」等等……其中‌‌‌‌「武替‌‌‌‌」危險係數最高,時常‌‌‌‌「出生入死‌‌‌‌」;而‌‌‌‌「文替‌‌‌‌」則是為了更高效拍攝幫主演拍攝側面、背面以及遠景等不露臉的戲等。

縱觀整個行業,替身人數並沒有明確統計。據業內人士分析,專業、固定的替身演員人數不多,大都來自於演員公司、影視集團、武行等團隊;而非專業替身則人數龐大、門檻較低,單是在北京就數以萬計。這類替身的特點是流動性大,類型多,一般平日戲份少的劇組演員或是群眾演員都可以擔任。

在‌‌‌‌「小鮮肉替身事件‌‌‌‌」發酵期間,我們走訪影視圈各方調查,為大家揭秘現在演員用替身的現狀,可以用五個字形容‌‌‌‌「泛濫且畸形‌‌‌‌」。

★拿近億元片酬,倆主演只對兩天戲…

★一些明星戲一半都是替身完成…

★用直升機輾轉片場,勸導演用替身…

★某明星坐擁6個替身的一條龍服務…

★不會演哭戲,遇需表現力的戲就退縮,勸編劇改戲…

★不比演技,比誰的酒店好…

現狀一

年輕演員刷臉,一個戲只拍幾天

近些年大量資本湧入影視市場,明星演員的知名度與片酬水漲船高。製片人何靜曾爆料稱,某部熱拍劇中的兩位演員拿著近億元的片酬,最後竟然只一起搭了兩天的戲,其他戲份基本全由替身代勞。

何靜表示:‌‌‌‌「那類‌‌‌‌『性價比極低』的流量明星,把‌‌‌‌『替身』細分到啼笑皆非的無所不在中。‌‌‌‌」在演員軋戲成風的當下,同一時間女男主演在不同劇組,造成同一時間不能同時出現在片場,劇組被迫用替身來保證周期。

編劇汪海林曾憤慨地說,‌‌‌‌「如今你去劇組看看,不少主演根本不到現場,一些明星的戲基本有一半都是替身完成的,這是對觀眾的極大不尊重,也是畸形市場的一個產物。‌‌‌‌」(註:用替身演員屬正常現象,但戲份應控制在角色戲份的5%左右)。

有演員貪心,想既有代言也有作品,例如在偶像劇中嶄露頭角的某位當紅演員,片酬從最初的幾百萬飆升至幾千萬。有攝製團隊知情人透露,‌‌‌‌「幾個月間他接了三部戲,但一個人不可能分身,也不可能在三個天南地北的劇組來回跑,更何況還有商演、代言活動,於是這些需要拍他的劇組,就分別為他配備五六個替身,從武到文一條龍服務。‌‌‌‌」

這種‌‌‌‌「拿錢不幹活‌‌‌‌」的不敬業,讓製片方極為不滿,‌‌‌‌「假如一個1.5億投資的電影,每天開銷大概是80萬到100萬,拍攝周期太長耗不起,你也不可能幹等著這個演員‌‌‌‌『親自來』,導演只有吃‌‌‌‌『啞巴虧』。‌‌‌‌」藍海瀚談到導演的無奈,他也表示如今不少年輕演員實在缺少‌‌‌‌「藝德‌‌‌‌」,特別難伺候,‌‌‌‌「龐大的粉絲量,讓許多大製作將眼光放在當紅明星身上,而這些明星忙得不只是‌‌‌‌『空中飛人』,甚至都用直升機在片場空中接來接去。不僅要價極高,附屬條件也多,還勸導演多用替身。‌‌‌‌」

現狀二

各類替身當道,演員遇困難就改戲

不少導演、編劇在採訪中透露,非常懷念膠片時代,演員真正琢磨演戲,劇組反覆討論怎樣將拍攝做到極致。而如今浮躁的影視製作中,使用替身的比例被不斷刷新。

‌‌‌‌「各類替身當道‌‌‌‌」也是剛剛才流行的。汪海林回憶自己從業20多年,這一兩年才出現這種情況,如今不少演員越發嬌氣,對專業要求很低。以前很多演員都深信‌‌‌‌『戲比天大』,這種精神在現在很多演員身上蕩然無存。‌‌‌‌「2002年,瞿穎拍戲骨折,只要她能坐著演完的戲,她一定自己演完,沒有半句怨言。‌‌‌‌」

某部偶像劇中就有演員一遇上衝擊力太強的表演,就建議編劇調整劇情,換個簡單的方式呈現。‌‌‌‌「行內對這種現象非常不滿,現在很多‌‌‌‌『小鮮肉』都不會演戲,哭戲他哭不出來,稍微重點的戲就怨聲載道,他們比的不是演技,而是看誰住的酒店好,誰的助理多。‌‌‌‌」

原因

市場畸形,盛產快消品

演員/導演傑森認為,拍一部電影,正常情況下需要兩到三年,期間演員需要熟讀劇本,做好準備。但現在影視作品多則半年,少則幾個月就產出,難免讓劇組、演員沉不下心來,‌‌‌‌「替身把大多側臉、遠景的鏡頭拍了,極個別演員就拍一些正面鏡頭,但全是替身能拍出優秀作品嗎?‌‌‌‌」

何靜列舉了現在片場經常出現的情況:一部作品拍攝周期為120天,男主角或女主角有近千場戲份。但當紅主演由於通告極多,只給劇組40天時間,製片方被迫選擇由替身拍攝。

另一種情況是製片方急功近利,為壓縮製作周期節約經費,明明需要120天拍攝卻只給60天,迫使創作團隊用替身來搶時間。

除了浮躁的風氣,畸形的市場是另一方面原因。播出平台和人為操作形成一個巨大合力,讓這的‌‌‌‌「粗製濫造‌‌‌‌」有機可乘,‌‌‌‌「如今好劇本、好演員實在缺乏,播出平台不需要劇本好、表演好,只需要點擊數和小鮮肉的人氣,因為這些當紅的東西很賣座。‌‌‌‌」

也有學者提到:‌‌‌‌「浮躁的市場環境下,攝製組往往在某個項目上與投資方成為利益共同體。大量使用替身對於作品口碑傷害非常大,但就算創作者不滿意,也很難披露這類怪象。‌‌‌‌」

傑森表示:‌‌‌‌「現在是快節奏時代,長時期的拍攝預算根本耗不起,替身與演員的薪酬是幾萬倍之差,所以會出現不公平的行業現象,例如‌‌‌‌『明星拿錢,替身拍戲』。‌‌‌‌」

這些得以露臉的‌‌‌‌「流量明星們‌‌‌‌」並不在意自己的演技,那做他們替身的替身演員心聲又是怎樣的?我們走訪了十位各門類的替身演員採訪,他們懷揣著一樣的夢,卻品嘗著不同的酸甜苦辣。

樂:因撞臉做替身,改變人生

劉德華替身甘洛凡

‌‌‌‌「為當替身,戒掉了米飯‌‌‌‌」

△甘洛凡(右)和劉德華在《失孤》片場

甘洛凡原是舞蹈演員,由於外表酷似劉德華,一直視劉德華為偶像的他開始模仿偶像。2013年,甘洛凡以劉德華模仿者的身份登上湖南衛視,不久之後便收到劉德華經紀人邀請,讓他出演劉德華的替身,‌‌‌‌「開始我一頭霧水,還以為是詐騙,後來到了劇組才知道真的可以見到偶像,和他一起完成電影。‌‌‌‌」

甘洛凡把劇中的造型從年輕到老都試了一遍,也幫劉德華站位試光。《失孤》中他有多個鏡頭,主要負責開摩托車的戲份,一般是背面、側面,或是遠距離鏡頭。‌‌‌‌「劉德華非常敬業,很多戲他想要親自上。但他確實不擅長騎摩托車,所以就由我代勞了。他是我從小到大的偶像,能與他共事,真的很幸運。‌‌‌‌」

不少粉絲本來追劉德華,有時會變成追他。在太多人圍觀劉德華拍戲時,他還負責引開粉絲,保證戲順利拍完。據他介紹,在《失孤》與《王牌逗王牌》後,劉德華和王晶都認為他是理想的替身,與他簽下多部電影合約,包括馮德倫的新片他也有出演。

為了演出效果,甘洛凡會刻意模仿劉德華,髮型體型都盡量和對方保持一致,‌‌‌‌「我以前是個吃貨,現在戒掉了米飯和宵夜,長太胖了怎麼替呢?‌‌‌‌」他說覺得自己很幸運,‌‌‌‌「華哥是我的恩人,他給了我很多東西。我現在待遇很不錯,也有了一個鍛煉自己的機會,能夠幫偶像,也能見識到很多專業的拍攝團隊。‌‌‌‌」

葛優替身王東林

‌‌‌‌「其實很多老藝術家都喜歡親力親為‌‌‌‌」

王東林是位模仿秀藝人,20多年前他還很少聽說過替身,當時叫‌‌‌‌「明星臉‌‌‌‌」。‌‌‌‌「那時正演《編輯部的故事》,葛優在裡面演李東寶,我有次頭部受傷剃了個光頭,走在街上很多人都叫我東寶,後來因為喜歡葛優的戲和作品,就開始模仿葛優。‌‌‌‌」

《一步之遙》開拍時,恰逢馮小剛的《私人訂製》宣傳期,葛優沒法分身,劇組又不可能等一個人,於是姜文決定讓王東林當葛優替身。既能圓夢、又與常年模仿的偶像見面,讓他著實激動了一把,‌‌‌‌「很多老藝術家都習慣親力親為,我只不過幫他拍些背影、上樓梯什麼的。葛優也不是小鮮肉的年齡,那種一口氣上很多層樓梯的戲份,我可以幫他分擔一些,用替身節省不少時間,也值得理解。‌‌‌‌」

陳小春替身馬永新

‌‌‌‌「陳小春把我當弟弟,為他拒絕商演‌‌‌‌」

馬永新是陳小春‌‌‌‌「正牌‌‌‌‌」御用替身,粗眉、單眼皮、臉型和眉型,甚至連髮型都一樣,不論正面看、側面看都和本尊宛如雙胞胎,連陳小春自己都對此‌‌‌‌「嘆為觀止‌‌‌‌」。

給陳小春當替身,馬永新說絕不是為了出名。‌‌‌‌「陳小春非常體恤替身的辛苦,從他的身上我學了很多東西。‌‌‌‌」在馬永新看來,陳小春可以說改變了他的人生道路,‌‌‌‌「他對我非常好,不少明星其實很排斥模仿自己的人,而他把我當弟弟一樣,我覺得和他一起把戲拍好是我應該做的事。‌‌‌‌」

其實,不少商演可以賺更多錢,甚至有廠商以超高的出場費請他冒充陳小春‌‌‌‌「以假亂真‌‌‌‌」,馬永新面對這些誘惑堅決說不,‌‌‌‌「這樣是對陳小春的不尊重,我不會做任何對不起他的事。‌‌‌‌」

周迅文替崔鈺

‌‌‌‌「周迅是值得欽佩的演員‌‌‌‌」

《紅高粱》拍攝時在山東高密取景,崔鈺家住山東濰坊,聽聞劇組在選群眾演員就抱著試試看的態度去了,‌‌‌‌「我是個特別簡單的人,一開始我和家人都以為是詐騙,但一聽缺一個周迅的替身就去了,能見明星,是假的也認了。‌‌‌‌」

到了片場,她開始扮演周迅的文替,陸陸續續在片場待了兩個月,‌‌‌‌「替身是個很重要的角色,演員當天所有拍攝內容你要知道,台詞、走位也要很明白。我和周迅基本是形影不離,她在,我就在。要說感受也就是新鮮。‌‌‌‌」

《紅高粱》中周迅騎驢、坐轎等背影戲及遠景幾乎都是崔鈺出演,‌‌‌‌「第一次騎驢,身子一個勁地打晃、坐不穩。一場騎戲拍下來屁股硌得疼。鄭曉龍導演很有耐心,一遍遍地給我講解示範,有時一個場景拍六七遍才過。‌‌‌‌」提到薪酬崔鈺說挺滿意,最重要的是可以看周迅飆演技,非常長見識,‌‌‌‌「周迅很多戲都會親力親為,連激情戲也是她親自上陣,是位非常值得欽佩的演員。‌‌‌‌」

如今,崔鈺並未繼續替身的道路,她坦言這個行業競爭太激烈,也不會一直做別人的影子。

苦:不敢跟父母打電話說受傷

手替、武替程龍

‌‌‌‌「對這一行挺失望的‌‌‌‌」

程龍一直想當演員。他有個特長,是耍蛇、表演與蠍子、蜈蚣等高危動物的互動,‌‌‌‌「有幾部戲,劇情需要有人來展示這類表演,就找到了我,我也就開始當手替。‌‌‌‌」

被咬、受傷是常見的事,即使是滿盆的蜈蚣和蠍子,也要一鼓作氣把手往裡一伸。被蜈蚣咬了,身發麻、抽搐、上吐下瀉,‌‌‌‌「挺遭罪的,那時血清不好找,醫生說你就一直‌‌‌‌『抽』,等著毒性過了就好了。‌‌‌‌」至今,程龍手上還有蛇留下的牙印,一喝酒都隱隱作痛。

後來,這類戲越來越少,他就轉為需求較大的武替。程龍專門去馬場待了半年,學會了騎馬,又去了武行開始練功。初做武替時,在片場被同行的經歷‌‌‌‌「嚇得半死‌‌‌‌」,‌‌‌‌「著實太危險了,拍《長征》時有個爆破戲,本來是要把人炸飛到水裡,結果一不小心那人被炸到石橋上,腰直接就斷了。‌‌‌‌」

同行的經歷讓程龍心有餘悸,家人也不贊同他的選擇。但為了養家糊口和出於對表演的熱愛,他仍然起早貪黑,打上粉、紮上假髮髻,扮成與明星相似的造型,開始替明星拍騎馬的鏡頭。最危險的一次是馬突然跑起來,肚帶鬆了,‌‌‌‌「感覺馬一撅,我整個人就被摔了出去,當時只有一個念頭,就是一切聽天由命。‌‌‌‌」

現在,程龍已經做了五年替身,他說替身替到死也就是個‌‌‌‌「影子‌‌‌‌」,‌‌‌‌「這行存在太多不公平,我這麼打、這麼練,到頭來也就是個辛苦的替身。‌‌‌‌」他說自己最開心的時候就是得到劇組同行的誇獎,‌‌‌‌「我對這一行挺失望的,感覺替身在劇組沒人重視,但你完成個特別危險的動作,‌‌‌‌『一次過』以後導演和其他演員會為你鼓掌,受了誇獎心裡美滋滋的。‌‌‌‌」雖然事業感得不到滿足,但程龍一直想著大錢掙不了,小錢緊著掙。他無奈地問記者:‌‌‌‌「轉行了我又能幹什麼呢?再說全村人現在都拿我當驕傲,我不能退縮。‌‌‌‌」

馬替、武替李凱

‌‌‌‌「露臉的夢一直在心裡‌‌‌‌」

對替身這行,李凱頗感興趣,今年1月他到橫店做武行,當時他的戲份基本屬於‌‌‌‌「打醬油‌‌‌‌」,親眼目睹不少同行吊威亞受傷、打鬥骨折,他選擇進入馬行。和馬行老闆簽了合同後,李凱開始鑽研騎馬,‌‌‌‌「現在很多明星基本騎不了馬,對馬替的需求逐日增多。‌‌‌‌」

馬行里也會有男馬替給女明星當替身的情況,‌‌‌‌「例如我們會找比較消瘦、體格較小的男替身扮趙麗穎,因為馬跑得很快,衣著相似、髮飾相同,這些替身鏡頭,觀眾是很難看出來的。‌‌‌‌」

剛拍的《大唐榮耀》,算是李凱最危險的經歷,原定劇情是他替身的將軍騎馬追到河邊,再將馬拉回,沒想到這匹馬想從3米寬的河上跨過去。‌‌‌‌「這馬帶著我一頭扎進了河裡,更不巧的是馬一腳踩住了我的披風,我起不來身便一直嗆水。‌‌‌‌」經歷溺水危險後他無法繼續拍攝,好在這一驚險鏡頭獲得導演通過。讓他更感動的是同組的導演、演員都特別關心他的身體狀況,‌‌‌‌「我性格開朗,平時很喜歡和他們聊天,劇組中的互相體諒或許就是我一直堅持的原因。‌‌‌‌」

後來,憑著出色的替身技巧,李凱當上了馬行的‌‌‌‌「小老大‌‌‌‌」,經常在社交平台分享拍攝信息,‌‌‌‌「我所在的馬行基本有三四百人,這行競爭激烈,也有很多內向不善交際的演員找不到戲拍,我想跟他們分享機會。‌‌‌‌」如今,李凱也不止做替身,隔三岔五他會找朋友給他一些稍微露露臉的小角色,說到這裡,他憨憨一笑,‌‌‌‌「露個臉的夢還是在心裡。‌‌‌‌」

女武替、文替董惟兒

‌‌‌‌「最害怕跟父母說自己受了傷‌‌‌‌」

來自四川的董惟兒,在一家影視學校就讀武術特技和影視表演專業。她對演戲很好奇也很喜歡,但剛開始做演員沒什麼門路,經朋友介紹和導演選角,她決定轉做女武替。

從‌‌‌‌「露臉‌‌‌‌」到‌‌‌‌「不露臉‌‌‌‌」,董惟兒的心態發生了不少變化,‌‌‌‌「剛開始接受不了,後來就把它想成一份工作。我能做到的事別人可能做不到,這種專業性能給我成就感。‌‌‌‌」

去年網路大電影《王的男妃》在福建沙灘上拍外景,董惟兒是女一號的替身,負責從10米高的威亞上飛下來刺殺皇帝,‌‌‌‌「當時專業威亞師不夠,換了幾個劇組同行來拉威亞,可能對方經驗不夠,沒有拉穩,我就從空中直接摔到了沙灘上,當時就站不起來了。‌‌‌‌」摔倒在地的董惟兒動彈不得,整整躺了10分鐘才能起身,休養兩個月才慢慢康復。

她說以前沒受過傷特別勇敢,這次經歷反倒讓她有不少後怕。她說很多同行和她一樣,每次被對戲的人打傷都會習慣忍痛說沒事,而這個‌‌‌‌「沒事‌‌‌‌」換不到休息與體諒,而是繼續完成危險動作。

董惟兒介紹到如今女武替數量特別少,這行男女比例甚至為10比1。現在她與影視公司簽約,大大小小的戲都在接,武替、文替都上。拍攝辛苦時,兩天一夜合不了眼,一兩年都沒法回家。‌‌‌‌「我這個月暫時不接戲了,因為一接就是兩三個月,沒法陪爸媽過年。‌‌‌‌」她最難過的是與父母打電話時,‌‌‌‌「因為害怕父母擔心,不敢說自己受了傷。‌‌‌‌」

替身說

現在的行業現狀,一言難盡

【失望】

現在演員濫用替身的情況確實存在,遇上稍微有一些風險、比較難的武打動作就不願意自己上。我記得有部電視劇,拍攝時就能看出J姓大陸演員和H姓香港演員的差別。當時那位香港男主演會一直在片場,站在旁邊學怎麼做動作;而大陸演員則不見蹤影,一拍完鏡頭就回到車上,叫了很多遍都叫不來。一聽要稍微有些風險就說自己做不了,就算受傷率極小的簡單動作也不願意親力親為,實在讓人失望。

(口述:武替小趙)

【擔憂】

我做這行差不多10年,算是‌‌‌‌「比較老‌‌‌‌」的武替。一次在參演某部大製作電視劇時,被馬踩著了肚子,斷了兩條肋骨。當時劇組把我送到了醫院,給我治療,也有賠償費,但傷筋動骨的這些傷害得不到長久的保障,劇組一殺青就沒有了。我們沒有退休金也不會有長期的保險,至今也是自己花錢治舊傷,我認為應該設立制度,給武打替身演員更穩定的職業條件。

(口述:武替李菲菲)

【無奈】

當演員一直是我的夢想,我決定去試試門檻較低的文替,結果基本上變成某電視劇Z姓女明星的貼身影子。這位女演員不喜歡背詞,我會站在一旁給她‌‌‌‌「補詞‌‌‌‌」;當時她要拍一個摔倒的戲,導演讓我往地上突然一摔,這位明星就以臉部表情演出摔後非常痛苦的表情,老實說當時我雖然非常疼,但看到她那麼浮誇的演技覺得挺好笑的,就像有些同行說,‌‌‌‌「摔都沒摔過,怎麼痛得起來?‌‌‌‌」後來我還負責給她演懸崖上的背影,這位演員明明在旁邊卻不肯自己上場,還在一旁挑刺,著實心裡一陣悲涼,我只能說現在做文替確實心理壓力不小。

(口述:文替李玉)

【恐懼】

當時要拍的是爆破戲,要做火燒人。需要我穿上某主演的戲服、抱著槍就往爆炸堆里沖。因為本能的害怕沒法掩蓋,躍躍欲試之間難免緊張,耽誤了一些時間,結果我,連同介紹我來的‌‌‌‌「群頭‌‌‌‌」就被脾氣特別大的導演罵得狗血淋頭。也沒時間調整心情,後來只有硬著頭皮沖了上去,身上一著火,整個人被困在火堆里。身子有防護衣燒不著,但臉被烤得生疼,那時就只有一個念頭,希望導演快喊停。

(口述:武替胡禮)

【驚喜】

很多人都覺得替身是一個悲催的職業,事實上只要你認真演戲還是會有不同的驚喜。當時我是給電影中的一位主要配角做替身,那位演員自視甚高,比較懶惰。同組的范明老師則非常認真,他會去尋求周圍人的意見,看怎樣把一句台詞說得完美。這樣的行為特別打動我。由於我是從中戲畢業,有些表演功底,我把要替的戲份好好演一遍,游泳、打球投籃等動作不會我就去學,不斷試不斷練,呈現效果讓導演非常滿意,甚至覺得我比那位演員做得還出色。最後幸運的是,我把那位演員給演跑了,自己做了演員,他做了我的替身。雖然這樣的機會比較少見,但我依然相信好戲會有觀眾和他人認同。

(口述:文替小朱)

薪酬如何

而在薪酬方面,據調查顯示,目前替身演員的月薪水平和20年前的薪酬沒差別。

一般來說,替身的工資與明星演員片酬存在很大差距。可能明星在一部電視劇里拿幾千萬片酬,替身一個月只能收入幾千塊錢;替身的身價也分為三六九等,通常裸替與危險的武替收入較高,最低的是光替與文替。

專業替身演員,例如武替、馬替一般與公司、馬行簽約,工資按月結算。其中,女武替的普遍工資要高過男武替。

曾從事七年武替的李玉說,1998年他剛做武行的時候月薪六千元,做了快十年工資也沒漲過,後來他轉做明星的武替,月薪剛到一萬;而不少武行的朋友,月薪基本和二十年前沒差別,依舊是一個月七八千元。在他們看來,這筆錢著實是‌‌‌‌「拿命去拼‌‌‌‌」。有裸替在接受採訪時表示,她的日薪大概是兩三千一天,‌‌‌‌「挺不容易的,在一百多號人面前脫得一絲不掛,就算有安全措施也難免害羞。‌‌‌‌」

而非專業替身一般按日或按周領取工資。記者加入一些招募替身演員的微信群,發現大多數替身演員的費用會比‌‌‌‌「充數‌‌‌‌」的群眾演員稍高一點。例如,文替基本是兩三百元一天;有些簡單的手替,一日的工錢就幾十塊錢,這些工作往往都當天結算工資。要是沒人應徵,有時‌‌‌‌「群頭‌‌‌‌」會以包管路費與餐費來提高大家的積極性。

業內人士介紹,替身多根據危險程度與重要性來決定薪酬,但如果因為替身自身錯誤導致重拍,也會扣除薪酬。

著名表演藝術家李雪健曾用‌‌‌‌「可恥‌‌‌‌」二字評判當下演員大量用替身的行為;

演員焦恩俊也發微博直言,經典影視作品無法超越的原因是因為那時用生命演戲,而現在都用替身演戲。

傑森感嘆道,‌‌‌‌「以前很多作品用心做成了經典。現在不少作品都是湊合。太多幕後人都深愛這個職業,一部劇融合了幕後太多血淚,做演員真應當敬業。‌‌‌‌」

中國娛樂發展太快,前景遠大,但如今濫用替身造成了不小的影響,外界紛紛質疑演員的不專業性,久而久之,難以看到經典作品,吃虧的只會是我們觀眾。
責任編輯: 江一   來源:新京報Fun娛樂 轉載請註明作者、出處並保持完整。

色18亞洲美女MB大圖 | 情色文章網站 | 小杜情色網免費圖庫 | 午夜福利美女視頻網 | 午夜直播間在線播放 | 色情遊戲免費玩 | 色情表演qq裸聊群號 | 免費看成人短片 - 視訊聊天美女 | 玫瑰情人網同城聊天室 - 同城寂寞男女交友網 | ut成人聊天室 | 直播聊天吧 - 視訊美女找美美 - 視訊直播間美女 | 成人視訊聊天 | 免費視訊聊天室入口 | 免費視訊辣妺聊天ut | 真人裸聊 - 想看哪就看哪兒 | a3838影音城 - 免費裸聊視頻 | 影音視訊辣妹聊天室 | 173視訊美女 | 聊天視訊網站 | 視訊美女直播間 - 色情辣妹視訊交友網站 - 視訊美女照片 |